温酒先生

我渴望你身上的光

【杰佣】见鬼的怪盗

哈哈哈哈哈谢谢你啊,爱你啊觞儿

今生-今剑:

写给八哥的生贺 @段南常 


八哥生日快落!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哈哈哈哈


杰佣短篇,怪盗趴,也算是满足了你点的警匪吧,字数5000+,为你我爆了字数哦,感不感动?


-----------------------------------------------------------------------


“让我们回顾一下案情。”奈布说。


一个“k”被写在白板中央,“怪盗第一次预告是在A市举行的最大拍卖会。”


白板笔在“k”旁落笔,然后划向一个拍卖会场的图片。


长长的墨线拖曳而出,把场景拉下,穿过浓厚云层,穿梭大街小巷——夜幕下的会场。


“1队就位!”


“2队就位!”


“3队就位!”


“4队就位!”


“5队已准备到位!”


“四个入口都被守住了,5队也已准备好随时活动。”瑟维向行动组长奈布点点头。


“嗯,”奈布对着耳机道:“所有人进行戒备,k发来的预告是在30分钟后,目标蓝宝石Ice。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有想离开的可疑人物即刻拿下!”


“是!”


“我说,这宝石多少钱啊,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吗?”幸运儿打了个哈欠抱怨。


莱利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念出一个数字。


当时的幸运儿整个都掉色了。


过了一会儿他悲愤的大喊:“这么贵他们为什么不停止拍卖??!”


“因为这只是整个拍卖会物品总值的二十分之一。”


“哦。”月入半狗幸运儿面无表情,“万恶的有钱人。”


“顺便”进了警局的千金大小姐艾米丽被逗乐了,刚打算笑着打趣几句,一转头却看见奈布靠在栏杆上凝神看着下面的万恶的有钱人,超凡脱俗似乎根本没有注意这边的状况。


“哟,看谁呢?”


“下面那个穿黑风衣的年轻男人,是谁?”


“啊?哦,那人杰克,著名小提琴家,怎么了?”


奈布没什么表情,“这些人都这么有钱,大多都是中年大叔老头子,他这么年轻,很突出。”


“哦,这是因为他本来也是个富二代,从小练小提琴,又有天赋,现在特有名,世界巡演那么一圈,不也是个妥妥的土豪。”


“他的提琴风格怎样?”


“怎样……硬要形容的话,优雅,温柔,有时又出人意料。”


“出人意料?”


“嗯,他有次创作了一首曲子演出,把浪漫主义和一些诡异、恐怖这类的元素无缝融合,很好听,但也很……额,很……”


“残酷又绅士。”奈布突然说。


“啊对对!就这个感觉!你怎么知道?你听过?”


奈布没有立刻回答,顿了几秒,然后说:“我通过k寄来的预告信对他做过侧写,青年男性,20-35岁,英国人或法国人,崇尚绅士,可能还有一些浪漫主义,又带点扭曲。出生优渥,高等学历,智商奇高,受人瞩目。”


“啊!”艾米丽惊呼,“那你是怀疑杰克先生?”


奈布微微蹙眉,“不,也算不上怀疑,不过保持警惕而已。只是我始终想不通,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为什么k那样的经济条件还要这样大动干戈‘偷’东西?”他仍然把目光锁定在杰克身上,不觉流露一点锐利。


杰克却在这时仿佛有感应似的,抬头扫了一圈,然后显然看到二楼的奈布他们,笑着点头示了个意。


也不只是笑给谁看,不过他笑起来确实好看。


奈布扭头转身走了。


 


拍卖厅的四道大门关起,整个会场的灯都关了,现场刹那陷入一片黑暗,只有一些窃窃私语声。


奈布的心本该一紧,但他没有,因为时间还没到。


真是奇怪,当了这么久警察,他却如此轻易地把信任交给了一个尚未谋面的“怪盗k”。


舞台上的灯光打开,灯光洒下如同碎掉的星,主持人穿着精致的裙子站在台上。奈布紧盯着舞台,果然没有失窃宝石的轰动。


隐约中他感觉似乎有人在注视自己,可能是k,但黑暗中的一楼什么都看不清,他也懒得去寻找目光之源。


所有拍卖的藏品中,Ice排在第四位。


美丽的东西总是格外引人注目,在人把它托上来时,人们的私语声变大。


即使站的远,宝石的蓝光依然惊艳。


很快,蓝宝石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主持人关了舞台的灯,随后亮起的,是更美丽的光。


人群寂静了。


天花板和四周的墙壁被冰冷又柔和的蓝光照亮,变成了通透如冰层一般。拍卖厅瞬间变成古老冰山之中,周围蓝光仿佛还在微微流动……


是主持人将手电筒对到了宝石上。


“各位,这是本次拍卖的第四件宝贝,蓝宝石Ice,向下大家看了我们刚才的展示也能很容易理解它的名字。价值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也不多说,开始拍卖吧。”


她示意远处灯光师开灯,然后关上了电筒。


——这一瞬间,秒针走到12。


“叮咚”东西撞上金属物品的声音格外响亮。


“开灯!快开灯!”奈布大吼。


灯光师连忙手忙脚乱开了所有灯,看到的却只是迅速扩散的烟雾。


“所有人捂住口鼻!开门透气!1队到4队一级警戒不能让任何人出去,5队控制舞台!”


 


风烟散尽,宝石没了,舞台上只有茫然的警察与主持人,一封信与一支玫瑰。


 


小先生,


宝石很好看,很像你的眼睛。那么,我就按约定拿走了,这支玫瑰送给你。


期待下次再会,不要忘了我哦。


——k


 


“事后我们搜查了整个会场的尤其是带了笔的人,会场周围也都统统搜查过,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k留下的东西没有任何指纹,后来宝石也没再出现过任何市面上,应该可以排除利益的可能。……艾玛,你有什么问题?”


“额……k这封信是写给谁的?”


“不知道。”奈布目光空洞。


“他写给你干嘛?你认识他?”艾玛干脆直接了当。


“我怎么知道!”奈布平静的脸上写满了我很绝望我很悲愤。“没问题了是吧没问题我们就开始下一个案件。”


 


钟声响起之时,我将带走了light。前奏结束,呈示部已渐渐展开。


乐章开始,希望你能听到。


——k


 


国家大剧院。


奈布拉开表演厅的门,小提琴声登时扑面而来。


杰克穿着黑色的西服和礼帽,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手上架着提琴。警察的进入丝毫没有打扰到他的排练,杰克只是微微仰头笑着眨眨眼。


上一次。也是他在这里,他在那里,两人遥遥对视。


这一次预备信的目标是杰克的小提琴。


信寄到的时候,警察里的粗人都破译了老半天——破译light是啥。


纷纷表示想不通为什么小提琴还有名字。


 


“这怎么偷啊?杰克待会儿一直拉不就完了,我就不信k还能抢下来。”


“k?”杰克露出疑惑的表情,“他的目标是我?”


“是你的琴。”奈布言简意赅。


“原来我的琴都比我值钱。”杰克不无酸意地说。


奈布:……


“不是……也不是——”


“那你是为了谁而来?我,还是我的琴?”杰克打断他,认真的看着他。


奈布其实很想说“为琴”,但他最终还是面无表情的吐出,“你。”


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哦。


 


“我看现在还早,我们去咖啡厅坐坐吧。”杰克提议。


奈布刚想拒绝,就听见后面咳得惊天动地。


“你怎么了?刚刚还没感冒啊,中风了?”


艾玛忍着抽搐的嘴角和眼角,勉强做出一个扭曲的微笑:“比预告时间还早着。我们能在附近逛逛,顺便寻找可疑人物吗?”


“让他们去吧。警察挺辛苦的,好不容易有空闲时间,就放松点吧。”


“好的好的头儿再见我们走了你们继续。”


看着推推搡搡颠三倒四走了的人,奈布表情一片空白。转头问杰克:“为什么他们会听你的?还有继续什么?”


“不知道。”杰克耸肩,看起来不知道的样子。


 


“你喜欢干什么?”


“不知道。”


“那可不行啊。你平时工作太紧张了,要适当放松一下。你喜欢吃什么?”


“不知道。”


“哎,你太瘦了。再这样下去不行啊。不要总吃快餐了,对胃不好。你家在哪?我有空去给你做饭。”


“……”


“你多大了?一个人住吗?辛不辛苦忙不忙?”


“…………”


“有女朋友吗?分了没?现在考虑吗?”


“………………”


“杰克先生。”


“嗯?”


“你是不是对我有很多意见?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尽量改。”


“……”


杰克的表情看起来很一言难尽,几秒后,他说:“给我你的电话吧,我以后慢慢告诉你。”


“你可以试着拨打110。”


 


奈布最终被杰克拐到了一个钟塔顶端。远方而来的风吹的呼呼作响,奈布迎着风站着,风带起他的发梢。他站在高处,平静的看着整个城市。两人的眼睛都折磨不透。


过了一会儿,奈布说:“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风中凌乱。”


杰克轻轻笑了,“俯视苍生的感觉很好,不是吗?”


“并不觉得。”奈布转身就想往下走。


“不要走,就在这儿站一会儿吧。”


“为什么?”


“我紧张。”杰克毫无压力也丝毫不真诚的丢出这个借口。奈布看着他悠悠哉哉地斜靠在那里,表情木然。


只是他没有再说话,就看见杰克凝视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也斜靠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风吹啊,白色的鸟乘风而上,三三两两地在他们周围停下,也不怕人,歪着脑袋看他们。


刹那间,世界只剩下风声,和旁边人的呼吸。


半晌,杰克轻笑了一声。


“喜欢这里吗?”


奈布没有作声。


杰克也不尴尬,轻轻帮他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领,勾着他的肩从楼梯下去,“我很喜欢这里。”


 


直到杰克演出开始,奈布才说了从钟塔下来后的第一句话。


“这里的钟只有晚上九点的时候才会响,k的行动时间在9点,离目前还有一个小时零七分钟,准备如何?”


“已基本就位。”


“那好,我们来就观赏演出吧。”


像排练时一样,在人群的鼓掌声中,杰克轻笑敬礼。然后他挑起眼角,向奈布眨眨眼。


这一次,奈布朝他笑了。


 


当分针指向9的时候,全员戒备。


然而并没有个劳什子事情。


杰克依然在台上妥妥地拉着琴,观众们陶醉的一批。


警察们开始窃窃私语。


奈布沉着脸,他并不相信k会是一个不守时的人。


这是一通电话打来。


“警察先生,不好了,杰克先生的小提琴丢了一把。”


“嗯?是light?”


“不是,怎么可能是light啊,是杰克先生带来的另一把琴。”


奈布微微有点想骂杰克的上等人属性,为什么一次演出要带几把琴啊?


“那,那把琴多少钱?”


听了回话之后,奈布炸毛了。


——炫富是吗?????


“立刻调走一对二队去后台查看,三队四队分散守住通道!我也去后台看看。”


“是!”


奈布飞速奔跑到了后台,看着大汗淋漓的管理,问:“怎么回事?”


“警察先生,刚刚我怀疑杰克先生时不时拿错了琴,就过来看看,然后就发现琴没拿错,但另一把被偷了。K不是说目的性强绝对不会偷其他东西吗?这,这怎么回事啊!”


奈布脸色凝重,总感觉有事情不对劲。幸运儿摸着下巴寻思道:“会不会是k认错了琴?”


“不,不可能,k——”奈布刚想回话,突然噎在了喉咙里。


——外面响起钟声。


中场休息的杰克走过来敲开门,“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时间已经过了啊——”


“你的light呢?!”奈布打断他,隐约觉得事情不妙。


果然,杰克说:“不是已经没危险了嘛,我就放在那边那件房了。K不会不守时吧——”话音未落,奈布已经冲了过去。


琴盒不见了,又是一封信,一枝玫瑰。


K可从来都是最守时的人。


 


……


大家整理了自己手中的资料,纷纷离开了会议厅,一时间上厕所的上厕所,倒咖啡的倒咖啡,准备吃吃饭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


奈布按时间顺序把每一个案件的单子理了理,一抬头就看见杰克提着饭盒走了进来。


“不是说不用总是这样吗?你这跑来跑去的太麻烦了。”


杰克笑着勾了勾他鼻子:“当初我说过要给你送饭的,不然你每天吃快餐方便面身体不好我心疼。”


旁边倒咖啡的几人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第二次案件回来开始,杰克就莫名其妙的经常大驾光临,然后两人又莫名其妙的搞到一起。


大家纷纷商量着要不要去警犬训练室那边要点狗粮。


“对了,我明天在x市有场演出,晚上就要出发,明天过不来了,你好好吃饭,熬夜别熬太晚。”


“这么紧啊,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注意保暖别生病了。”


克利切看看了看外头基本可以算是暴晒的太阳,无声的叹了口气。


 


在因为吃着万恶的有钱人给的食物而被大家照例数落一番之后,奈布逃也似的回到办公桌前。


资料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奈布刚要伸手去理,忽然瞥到了什么,顿住了。


错位的资料露出每一张的左侧,左上角写着的k的每一次目标刚好露出首字母。


“I-L-O-V-E-U”


“I LOVE U”


奈布喃喃道:“又是哪个大猪蹄子……”


杰克拎着light走着,猝不及防打了个打喷嚏。


——谁说天很热?


-----------------------------------------------------------------------


嘛,文笔很差,虽然我很想好好写,但……我的手他就写成了这么个鬼样子,唉,希望别嫌弃。本来想写推理,发现我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赶完!


于是就写了个这么无脑的短篇啦,bugooc什么的就别在意了


新的一岁要开开心心哦

评论
热度 ( 24 )
  1. 温酒先生今生-今剑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谢谢你啊,爱你啊觞儿

© 温酒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