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先生

我渴望你身上的光

【雷安】再遇





  冬天难得的阳光透过窗户温柔地洒在地板上,打出一圈一圈柔和的光晕来。

  雷狮懒洋洋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换了个更让自己舒服的姿势,随便在遥控器上按了几下就丢开不理会了,电视播放着什么都不想管。

  头枕着左手,右手捏着手机举在眼睛上方,大拇指慢悠悠的在屏幕上滑动,浏览着最新的新闻,双腿叠交着伸直了搭在沙发边缘。

  “咔咔”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

  “大哥。”

  卡米尔准点到来,给自家犯了懒癌的大哥做饭。

  雷狮换了个姿势表示自己知道了,眼睛终于从屏幕上移开,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卡米尔,无声地从沙发上翻下来,东倒西歪的找拖鞋,茶几前面有一只,沙发底下有一只,没办法,只好单膝跪下去翻出来。

  蹑手蹑脚地挪进书房,没有目的地翻翻找找,什么都没找到,倒是翻出好多灰,在阳光的注视下于呼吸之间飘荡。

  随手翻开一本书,清隽的字体在一边规规矩矩地备注。

  卡米尔做好了饭,却不见了大哥,看见书房门掩虚着,叹了口气:

  “大哥,饭好了,我洗衣服了。”

  半晌书房才漫不经心的传来一声回应。

  “哦。”

  耳边又浮现出假装恶声恶气的威胁:

  “雷狮!吃饭了你又东跑西跑!不是你自己要吃的吗!不吃以后我就不做了!”

  自己如果再皮一下以后就没饭吃了,这种时候当然是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嘛。

  卡米尔把衣服晾完了,看到雷狮吃完了又坐在那发呆,走过去准备清洗碗筷。

  雷狮抬手挡了挡,然后揽着卡米尔的肩膀走到门口随手抓了件外套拎着卡米尔的书包出了门。

  “走,大哥送你去上课。”声音里带着点莫名其妙的愉快。

  卡米尔怔了怔,自从……那件事情后,大哥就再也没有送过他了,虽然他已经高中了,大多数时间都在住校,但星期天返校时还是有很多家长送孩子的。卡米尔看着大哥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红围巾下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冬日就算出太阳依然很冷,只穿了高领毛衣的雷狮给冻得一哆嗦,三下五除二的把外套套在身上,扣起来才发现,是一件很长的羊绒风衣,腰部还有装饰的腰带,红得异常鲜艳。

  这种衣服只有在身材修长的人身上才好看,雷狮就非常适合这件衣服,在配上立体又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非常俊朗和英气逼人。

  卡米尔看着,什么也没说,眼中流出几丝复杂的情绪,这衣服,不是雷狮买的。

  将卡米尔送到学校,吸引了大半目光的兄弟二人将这些目光视若无睹的告别,雷狮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卡米尔的背影消失,才转身离开。

  雷狮无所事事的在这座城市里晃悠,毫无目的,看着人群涌动,看着天边渐渐染上一抹艳色,毫无预兆的闯入观者的心扉。

  “先生,要买花吗?”小女孩怯生生地看着雷狮。

  修长的手指拂过一瓣瓣娇嫩的花瓣,最后在一朵百合花上停住

  “就这朵吧。”

  拿着百合花环顾四周,还在疑惑自己走到哪儿时,余光已经瞟到了“公墓”二字。

  身子僵硬了一瞬,还是走了进去。

  原来走了这么远了。

  左拐,直走。

  熟悉到可以闭着眼走过的简单路径,雷狮像是走过了亿万个光年。

  ……安迷修,好久不见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温酒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