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先生

我渴望你身上的光

【全职】上弦月(一)

*古风paro

*第一次写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趁国庆最后开个新脑洞

*管挖不管填

  

  

  正月十五,中秋佳节。

  
  姑娘们笑吟吟的将一盘盘诱人的美食佳肴端上桌,瞧着就令人食指大动,口水直流。每桌还就着节日,贴心的附上一碟小巧的月饼。

  
  击鼓,敲锣……平日里看着嘈杂的乐器在这时显得无比喜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愉快的笑容,朝堂上争锋相对的政敌也客客气气地道了声祝福。整个宴席厅看起来其乐融融。

  
  除了坐在皇位上的皇帝陛下周身压低的气压。

  
  叶秋脸已经臭到可以媲美城西那家有名的臭豆腐老字号家的臭豆腐了。

  
  嗷啊啊啊啊啊啊!混帐哥哥又放我的鸽子!好生气啊啊啊啊啊,冷静冷静冷静,不要失了仪态……不行还是好气啊……

  
  本该是当朝皇帝孪生兄弟邶王殿下的位子空空无人,座位靠背上悠悠的飘着一条宣纸,歪歪扭扭的画出鬼画符一般的字迹––

  
  我出去逛中秋会了哈,吃饭不用等我了

  
  等你妹啊,谁等你!说好了好好在中秋宴上一起的!居然放我鸽子,劳资辛苦帮你当皇帝,你在外面泡美人,不要脸!

  
  醉芳楼顶层最好的包厢里翘着二郎腿的邶王殿下心有所感地朝宫殿的方向望了望,剥开花生米就往嘴里扔,嚼了嚼眯着眼睛就笑了。

  
  “叶秋怕是要气疯了。”

  
  坐在不远处的苏沐秋闻言翻了个白眼。 

  
  “什么‘怕是要’?我估计是已经气疯了。当初本来是你去当皇帝,结果你自己跑了,害得人家叶秋被迫去受苦。这次还拉着我逃了中秋宴,我回去我爹还不打死我。” 

  
  叶修听了一点也不在意,吃了好多花生米有点口干,端起白瓷杯,就把那杯上好的碧螺春喝了个干净。

 
   “怕什么,你爹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怎么舍得打你,大不了你来我府上住几日,等你爹消消气再回去。”

  
  苏沐秋撇撇嘴,不以为然。倒挺可惜那杯连味道都没被叶修尝到就下肚的上好碧螺春,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不过苏沐秋确实从一出生就被苏父的政敌派人给偷了出去,从小由一对老夫妇抚养长大,十五岁才被苏家老爷从边地寻回。这还欠了轮回一个人情,没有轮回遍布天下的情报网,苏家老爷哪有那能力找到从小失去踪迹的大儿子。

  
  两人又都不说话了,叶修自己给自己添上碧螺春,无视苏沐秋抽搐的眉毛又准备一口灌。然后对面屋顶上忽的飘过去一个黑衣人。

  
  苏沐秋给吓了一跳,瞬间炸毛嗷的一声蹦到叶修身上。叶修本想看看飘过去的是人是鬼,刚站起来就被扑地重新坐回椅子上。那杯碧螺春没被叶修一口灌,却哗啦的浸湿了地板。

  
  碧螺春表示这样的结局非常好,它是一杯有雅兴的茶,它一点儿也不想被人这么粗鲁地一口灌下去,这一点儿也不优雅。

  
  黑衣人“……”

  
  叶修抬头正好看见黑衣人的脸,那一瞬间仿佛月光都没有他的脸耀眼。五官精致,细长的眉,高挺的鼻梁,薄情的唇,棱角分明的下巴。柔软一分则太女气,坚硬一分则太冷硬,不近人情。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有无奈有歉意还有委屈。

  
  苏沐秋从叶修怀里爬起来,看见吓到他的“鬼”竟然是这么个美人,就那么呆住了。然后被叶修掐了一下腰才又嗷的一声跳起来回了神。苏沐秋表示疑惑,有无奈有歉意我能理解,但为什么还有委屈???我的表情很狰狞吗?我瞪他了吗?没有啊,难道我很可怕吗?不可能啊,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怎么会可怕呢?……

  
  叶修看苏沐秋兀自在那纠结,不管他。和对面的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并诚挚邀请他进来坐坐。

  
  “哟,是小周啊,怎么在屋顶上飘来飘去的,要不要进来坐坐歇会儿啊?”

  
  周泽楷听了,表情更委屈了。

  
  “前辈...好……在……躲人……不了……”

  
  苏沐秋结束纠结,原来不是我让他委屈啊,吓死我了,这美人叫周泽楷?怎么有点耳熟来着……卧槽!

  
  瞬间苏沐秋抓住叶修用金线秀着大蟒的衣袖。说话都不利索了。

  
  “什……什么?他是……他是周泽楷?”

  
  叶修不动声色地用另一只手拉着苏沐秋抓住自己衣袖的手与自己十指相扣,苏沐秋毫无察觉。

  
  对面的周泽楷“……”

  
  不愧是叶修前辈,手段真是高。

 
   “小周,在躲谁呢?不会是仇家找上门了吧,那你还是赶紧跑吧,下次再请你喝茶哈。”

  
  说着叶修就要把雕花木窗拉上。

  
  周泽楷无语地盯着叶修看了半晌。

  
  相望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息。然后,“仇家”来打破了这种莫名的尴尬。

  
  “哎呦哎呦周泽楷我可算找着你了,飘的还挺快嘛,不过你是逃不出本剑圣的手掌心的啊哈哈哈哈,来来来我们来切磋一下吧!要不是叶修那个不要脸的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我太无聊了不然怎么会来找你,你要不想和我切磋那就帮我把叶修找出来,找出来我就不缠着你啦……哎呦叶修!!”

  
  周泽楷微笑的看着这一幕,悠哉悠哉地飘走了。

  
  叶修大爆手速,眨眼间就哐的砸上木窗。

  
  黄少天在那一瞬间就窜了过去。

     
         ……             ……

  
  王杰希盯着喻文州刚刚落下的白子,思索着现在的棋局,随口问了句“黄少天去哪儿了,怎么今天他没在旁边唠叨了?”

  
  喻文州拢了拢身上的长袍,笑眯眯地道:“轮回的周领主喜欢热闹,京城的中秋会最热闹,他肯定会来,少天到城门守了一天了,想同周领主切磋切磋。”

  
  王杰希抬眸盯着喻文州,指尖摩娑着一枚黑子,还是一副思索状,喻文州知道王堂主心思已经开始飘了。

  
  “周领主估计已经到了。”

  
  王杰希:“嗯……黄少天,是不知道叶修在京都的吧?”

  
  喻文州认真思考了一下。

  
  “嗯,不知道。”

  
  王杰希就放松了,“那他肯定会撞见叶修。”

  
  喻文州笑着接上,“周领主肯定会来蓝溪阁,王堂主也是好算计。”

 
   “彼此彼此。”

  
  两个满肚子弯弯绕绕,一个心脏,一个心黑,相视一笑。

  

  少天那段话居然是我写的最长的哈哈哈被自己惊呆了,大概我自己也是个话唠吧

评论
热度 ( 40 )

© 温酒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