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先生

我渴望你身上的光

【全职】江山02

*军区paro

*画风可能会突变

*全是瞎写,注意避雷

*准备好的话就往下翻吧

出来冒冒泡表示还活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喻文州还没说话呢,黄少天就拍案而起了“我靠老叶你什么意思啊?蓝雨是现在对这件事最了解的没有之一!再说了死的可是政府高层的亲侄子,那些老狐狸有多难搞你又不是不知道。冯司令让队长暂时担任指挥这还是军令老叶你想违抗军令吗?!”

  喻文州从叶修疑问开始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变化,只是在黄少天为他解释的时候嘴角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叶修“……”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用秀给我这个孤家寡人看吧?

  王杰希“……”妈的死给,哦不对,我好像把自己也给骂了。

  韩文清“……”感觉我就是专程来看你们秀恩爱的。

  周泽楷“……”……

  喻文州扫了扫他们的表情就了然他们各自的想法。把黄少天轻声安抚下去,黄少天点了点头,然后喻文州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韩队,麻烦你向警队抽几支队伍在N市南市区和北市区巡逻了。”

  韩文清脸上没什么表情,“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喻文州也不在意韩文清的态度,笑着说那就这样吧谢谢各位的帮助,麻烦各位了。

  礼貌感谢之意表现的十足,送客的意思也十分的明显。各大队长纷纷表示明白,依次起身出去了。叶修回头瞅了瞅,喻文州冲他眨了眨眼睛,于是叶修故意磨磨蹭蹭的蹭在了最后。

  接着喻文州对黄少天笑了笑,说“少天我口渴了,你能帮我接一杯水吗?”黄少天表示队长绝对没问题,我可以为队长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他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看着其他人差不多走远了,叶修大摇大摆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会议桌上,嘴上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甩着一个挂着钥匙扣的小东西“文州啊,要是没我感兴趣的情报,这里面的东西我可就不给了哈。”

  喻文州笑了笑,手上拿着一张明片大小的纸片“叶神,查到这次李铭遇害跟这组织有牵扯,这个组织,您很熟悉吧?”

  纸片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图案,只有寥寥几笔,却勾成一个有点像眼睛的图案。

  叶修在看到这个图案时懒懒散散的表情就消失了,嘴角还是有着一丝笑意,但这笑意却没到达眼底。手上拿着的烟因为手指用力过度而弯曲掉出烟丝。

  “呵……是挺熟悉的……”

  十年前叶修刚刚进入军区,还是一个毛头小子。仗着自己天资不错,经常和教官对着干,整天没个正形。直到他遇见苏沐秋,他们第一次切磋叶修输了,叶修就对苏沐秋抱以巨大的兴趣。不打不相识,两人在此次之后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两个天才,一同成长,一起努力。只是在两人都刚刚出头那一年,苏沐秋因为锋芒毕露而遭人暗算,调查的人说苏沐秋死了,虽然没找到尸体,但现场大量血迹都是苏沐秋的,一个人出了这么多的血是不太可能还活着。当时叶修还能强装镇定地问尸体呢,苏沐橙直接就崩溃了。之后叶修在军区崛起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去找苏沐秋,仍是没有结果,只是查到了是哪些人动的手。

  在失去苏沐秋消息那段时间叶修抽烟喝酒都学会了,是个人都看得出他的颓废。最后还是苏沐橙看不下去拉着叶修谈了很久,叶修现在也不怎么记得当时谈的细节了,就只记得苏沐橙冲他吼了一句“哥哥走了就你难过吗?你这样哥哥和我都很失望!”那一瞬间叶修才知道这个喜欢依赖哥哥的小女孩长大了,可以面对风雨现实了。

  而那些动手的人,都是出自这个组织。

  喻文州也是知道这事是叶修的心病的,大家也都是明白人,说这些也足够了。

  “叶神,我要的东西。”

  叶修直起腰,收敛起所有的情绪,又换上了平时吊儿郎当的姿态。抬手把指尖的小东西甩了过去。

  “真是破坏气氛啊文州,多少也要体谅一下老人家的心情嘛。”

  喻文州只是轻笑一声,没有回答。算算时间,知道黄少天快回来了。

  果然,下一秒--

  “靠靠靠老叶你怎么还在啊,我们蓝雨的空调很舒服吗,还是我们的茶很好喝?你在这蹭了半天还不去工作啊?你又想要偷懒把主席气得犯心脏病?”

  一连串的问题扑面而来,不过黄少天也只是顺口吐个槽而已,他当然知道叶修留在这里是因为正事,只是这已经成习惯了。

  叶修也完全没有在意黄少天说了啥,随便敷衍了句“是是是我不该破坏你们亲密的二人世界,我现在就走。”

  “靠!你去……”

  “咔嚓”

  “……靠你大爷……”

  喻文州不着痕迹的翘了下嘴角,黄少天没看见,不然又要炸毛了。

  然后喻文州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少天,周队同意了吗?”

  黄少天瞬间放下瓷杯扑了过来,反手拉开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周泽楷太特么闷了!我跟他说了一大堆他就回我一个‘嗯’!我说的还句句都是重点哎!他这么这么敷衍良心真的不会痛吗?我跟他说去给王杰希帮忙的时候他就呆呆的看着我,头上的呆毛晃了晃然后他眼睛都亮了就对着我笑是几个意思?”

  扯了一大堆,完美的避开了喻文州的问题。

  喻文州脸色不变,还是那一副温(xin)柔(zang)的笑容打断了黄少天的高谈阔论“少天。”

  黄少天回神“啊队长怎么了?”

  “那周队同意了吗?”

  “当然同意了!本剑圣出马怎么可能会有搞不定的事?”

  “那就好,少天,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

  “四个月了,到你重新抗刑评估的时候了。”

  “卧槽!队长你怎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啊啊啊啊!队长我先走了到时候见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越蹦越远的身影,叹了口气,从抽屉了抽出了一张纸,眼底渐渐弥漫出雾霭包裹住了眼神,让人看不清。随即起身走出会议室。

  又要去闻消毒水味了。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温酒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